您的位置:深度
深度

广东港口整合提速 集聚航运资源是最终目标

2018-08-14 15:08 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
港口整合不止停留在功能分工的层面。“如果广州港以重新定位港口分工、规避恶性竞争的理由去和各个港口谈合作的话,可能说服力还不够强。”林江认为,港口并不仅仅是货物运输的平台,港口整合只是第一步,更重要的是以整合来加快航运资源的集聚。


广东港口整合提速

7月,广东省交通运输厅透露,已形成了《广东省港口资源整合方案》(稿)。整合方案坚持政府引导、企业主导、市场运作为主的原则,提出以广州港集团、深圳港口集团(深圳市内部整合组建)为两大主体,分区域整合沿海14市及佛山市范围内的省属、市属国有港口资产。

据了解,此前,广州港作为整合主体之一,已陆续和珠海港、东莞港、佛山港等港口签署合作协议;而深圳港东西两大港区各自整合已在推进中,而且香港和黄与香港现代货柜实际持有盐田港和大铲港65%-73%的股权,同时招商局集团控股蛇口港并参股赤湾港,将两者纳入了香港的航运体系。从企业层面来看,深港组合港其实已经形成。

尽管如此,各港口门派林立,竞争复杂,如何在大湾区背景下进一步集聚资源、提高整体竞争力?值得深入关注。

7月,广东省港口资源整合再次被提上日程。作为全国港口实力最强的省份之一,广东省各港口虽发展迅速,吞吐量在全国排名靠前,但是内部同质化竞争也较为严重。因此整合港口资源,发挥优势,互补短板是广东省目前港口发展的一大重要思路。

在过去几年间,港口间的合作也已率先展开。广州港作为整合主体之一,已陆续和珠海港、东莞港、佛山港等港口签署合作协议,以推动港口资源整合和协同发展工作。“港口整合其实谋划和筹备很久了,在近几年更加积极一些。” 广州航海学院海事学院院长唐强荣表示。

然而整合并非易事。各港口的功能相似,重叠度较高,虽有政府政策作推手,但由于涉及各大企业资源,整合仍要以市场化的方式进行。

从整合方式来看,广州港与其他各港口间要重新根据自身特点进行定位和分工,互相配合。此外,为进一步避免恶性竞争,广州港还可以利用腹地城市的资源和其他的合作港口相互提供便利。最重要的是,港口资源整合并不仅仅是各港口在货物运输业务间的分工,广州港在推动港口整合的过程中,更要集合各港口力量,加快集聚航运资源,发展航运服务业、现代物流业等新业态,以对接大湾区的建设。

粤港口竞争大于合作整合需平衡各方利益

今年上半年,全国规模以上港口累计完成货物吞吐量65.42亿吨,同比增长2.4%;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2104万TEU,同比增长5.4%。广东以8.6亿吨货物吞吐量和2735万TEU集装箱吞吐量的成绩排在全国第一,分别同比增长9.0%和5.1%。

按城市细看,在货物吞吐量全国排名中,广州港以2.9亿的吞吐量排名全国第一;在集装箱吞吐量全国排名中,深圳港、广州港分别位列第2、第3,同样总体处于全国前列。另外,在很多城市货物吞吐量增速明显放缓的情况下,广州港、惠州港、江门港和中山港的增幅达两位数,分别为10.3%、22.4%、10.8%和76.9%。

但是,在“一城一港”的建设模式下,这些港口地理位置相近,角色和功能重叠度很高,同质化竞争严重。“现在各港口竞争大于合作,大家都集货运、仓储、集装箱业务于一身,都在争货源。” 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郑天祥表示。

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教授、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则指出,考虑到现在中国出口的形势比较严峻,珠三角的货物量呈下跌趋势,“但又有那么多功能重叠的港口,这对于融合发展来说是不利的。”

此外,除了货物运输业务以外,各港口的现代物流发展和航运服务业发展也比较缓慢。广州南沙港在今年还出台了《广州南沙新区(自贸片区)促进航运物流业发展扶持办法实施细则》,扶持办法主要分为总部企业、非总部企业、物流、仓储、航运服务、人才等多个方面,最高单项奖励金额达2000万元,以加快聚集航运资源,促进航运物流业的发展。

为整合广东省港口资源,更好地促进各港口发挥自身优势并加强配合,7月,广东省交通运输厅透露,经多次征求部门和地市意见,已形成了《广东省港口资源整合方案》(稿)。整合方案坚持政府引导、企业主导、市场运作为主的原则,提出以广州港集团、深圳港口集团(深圳市内部整合组建)为两大主体,分区域整合沿海14市及佛山市范围内的省属、市属国有港口资产。

目前,广东省交通运输厅正结合广州市与珠海、佛山、东莞、中山等市前期协商工作情况,对整合方案作进一步优化和完善,并且将尽快上报广东省政府。

对此,林江认为,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里,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整合规划非常重要。“在交通方面,大湾区里已经规划建设了高铁、大桥、公路,剩下的就是海运的港口和码头了,如果在海运还是各自为政且相互竞争的话,和大湾区的融合的理念是不符的。”

而由于港口间存在竞争关系,且涉及多方利益,整合商谈过程中将遇到重重挑战。“目前的谈判还是很艰苦的,如何平衡各方投资的比例、占股的比例等,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。”郑天祥对记者说道。

应以市场手段整合各港口功能再分配

从整合途径来看,受访专家均表示,要采取资本化、市场化的方式“温和”地进行,而不是过度发挥政府的推动作用,硬性地整合。“通过增资扩股、参股等方式(整合),以平衡各方的利益,这也是国际上不少港口整合先例所采取的传统模式。”唐强荣表示。

若以收购这样较强硬的方式来进行整合工作则不是明智之举。“收购是一个市场的行为,背后有政府在推动,我认为这样做的效果不太好。”林江分析称。

从广州港的角度来说,要如何增强自己在整合其他港口资源中的说服力,并且以温和的方式完成难度较大的整合工作呢?

广州港和省内各港口的合作在过去几年已有苗头。在2016至2017年间,其已经陆续与东莞港、珠海港等港口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打造组合港。广州港与东莞港务集团将以共建优势互补、资源共享的穗莞航运体系;而广州港和珠海港将在码头业务、大宗散货物流配送以及融资租赁等方面开展多方位合作。

先前的组合港合作有助于港口间分别重新定位和分工,与港口整合的思路相符,港口间可以以货物类别进行功能区分。此前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大湾区整合以后,散货(如煤和矿)的运输要更好地利用高端港和深水港。“以珠海高栏港为例,因珠海制造业不是特别发达,所以我认为大型散货可以到高栏港去,然后广州港可以和它做一个很好的配合。”

除了货物类别外,在多个港口都同样以集装箱运输为主要业务的情况下,也可根据集装箱货值和货品性质的不同来对港口进行分工。林江认为,有些货物货值很高,或者对运输时间特别敏感,各港口可以根据自己本身货物的情况来给自己定位。“比如南沙港可以处理货值比较高的集装箱,东莞处理稍微低一点的,收费也不一样,给客户选择。”他说道。

另外,几大港口集团还可以共同参与到港口码头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中来,以缓和竞争关系,并提升效率。郑天祥向记者举例称,招商国际顺德建了一个新港,本来是想吸收附近的货源,但随后广州港取消了顺德到南沙的运输的收费,便把顺德新港的作用减小了。“广州、佛山、中山又签订了协议共建南沙港四期,因此顺德新港无法争取到货源。可以考虑把顺德新港的股份给回广州港,共同合作。”

同时,郑天祥建议,东莞也可以参与到南沙港四期的建设中,南沙的货源主要来自于东莞,“虎门二桥开通后,不到半小时,东莞石龙、石滩的货物就能运到南沙,直接出海,就不必运到蛇口港或者香港港了。”他说道。

各港口的腹地城市也可根据自身情况为合作的港口提供资源。郑天祥则表示,以东莞港和广州港的情况为例,东莞港现在没有足够的土地,要到广州的增城区要地。而广州港运输的都是来自东莞的劳动密集型的货物,虽然从广州港出口到欧洲速度快、成本低,但只有单一的出口,没有进口。“建议增城在港口整合中可以参股,而东莞可以开辟与中欧、中俄贸易的门户。”他认为,这样一来,东莞港和广州港都能解决各自的问题,且经济效益翻倍。

不过,港口整合不止停留在功能分工的层面。“如果广州港以重新定位港口分工、规避恶性竞争的理由去和各个港口谈合作的话,可能说服力还不够强。”林江认为,港口并不仅仅是货物运输的平台,港口整合只是第一步,更重要的是以整合来加快航运资源的集聚。

作为广东省表现最好的港口之一,广州港也正发展各种新业态。以南沙港为例,南沙港的平行整车进口业务发展迅速,已成为全国第二大平行汽车进口口岸;南沙港的邮轮业务也稳居全国前三;此外,其跨境电商业务BBC进口额在2017年达到了71.7亿元。这些都是省内包括东莞港、珠海港在内等港口所缺乏的。

“广州港要拿出自己的成绩单,说服别的港口,港口整合只是第一步而已,目的是要把航运上下游的资源都整合起来,共同发展航运服务、金融、租赁等业务,以对接大湾区的建设。”林江说道。(吴睿婕)

[上一篇]    [下一篇]
    暂无记录
博聚网